印象派为什么要搞分裂?

2022-01-13
来源:我们爱艺术


  

  说起印象派,有那么几个名字永远高挂天顶:莫奈、雷诺阿、毕沙罗、德加... ...自 1874 年第一次展览,此后的 12 年里,类似展览陆续开了 7 次。

  

  终于到 20 世纪,莫奈与雷诺阿活着看到自己的作品被国家收藏,而受印象派影响的梵高、高更与塞尚,各自成为新传说。

  


  

  多年后听来,这是艺术史上最传奇的故事:一群外来青年,以民间印象派对抗学院派,从此永久改变了世界对艺术的欣赏眼光。只是,这一切并不总是那么顺利。

  

  印象派最初的核心小圈子,是由莫奈、雷诺阿、西斯莱与巴齐耶四人组成。他们中莫奈与雷诺阿尤其困窘,俩人一度靠蹭饭为生。虽然他们也都被上头的组织——也就是沙龙——相中过,但还是过着离经叛道的人生。

  


  

  毕沙罗、塞尚与德加们则是后来加入的。本来,他们与莫奈、雷诺阿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只是年纪相仿,又都挺有叛逆精神。

  

  这里头,德加比较特别。他大莫奈 6 岁,地地道道的有钱家庭出身,早年在科班里学过。德加很推崇莫奈式的迅疾笔触,但对莫奈与雷诺阿的绚丽光影,兴趣却不大。

  


  

  所以,当莫奈与雷诺阿两个穷孩子跑出门,到处描绘花园野地、浴场河流这些不要钱的风景时,德加却能让芭蕾舞演员来给他当模特。

  

  1874 年春天,在巴黎市卡皮西纳大街 35 号,第一次印象派画展开始,自然引来了各色争议。但 1876、1877、1879 和 1880 年又连续办了四届,收入不断上涨,也让这个艺术家团体感到,好日子快要到啦!

  


  

  只是在这个过程中,印象派开始发生了一些变化。1879 年,雷诺阿的《夏潘帝雅夫人和她的孩子们》,在沙龙中终于获得成功。而且他遇见了贵人,外交家兼银行家保罗·伯纳德,常拉雷诺阿去自家海边别墅做客。

  

  两年后的 1881 年,雷诺阿有了点钱,去了阿尔及利亚,又去意大利访问,遍访威尼斯、佛罗伦萨、罗马、那不勒斯、庞贝等地,加上结了婚,他的心情开始变了。到 1882 年,雷诺阿为歌剧大师瓦格纳画了像,开始真正出入上流社会。

  


  

  也在这个时间段,雷诺阿觉察到,印象派的内部变了。1874 年,这群人的主心骨是他与莫奈。但到 1880 年,这个团体的中心人物变成了……德加。

  

  1870 年代,印象派集体做户外风景画时,德加热衷于他招牌的芭蕾舞女、酒馆风貌与赛马。后来 1876 年,有位评论家认为,德加和莫奈看似处于一个画派,其实各执一端。他将德加比作学院派大师素描之王安格尔,而将莫奈比作德拉克洛瓦。

  


  

  后来罗伯特·戈登先生更说:“从那之后,德加似乎在刻意将自己与莫奈分开,而且会嘲讽莫奈那种在户外绘画的作风。”德加并不乐意去画户外阳光下稍纵即逝的一切,他在意的是急速笔触描绘的细节。

  

  就这样,曾经莫奈与雷诺阿为核心起来的印象派群体,已经被德加和德加的朋友们占据了前台,不再是最纯粹的印象派了。与此同时,曾经对莫奈们紧闭大门的官方沙龙,却正试图改变呢。真讽刺。

  


  

  1880 年,第五次印象派画展:这一次,莫奈、雷诺阿、西斯莱、塞尚都未参加。出席的,除了毕沙罗,基本全都是德加他们那一派的:他自己,加上莫里索、卡耶博特。作家左拉当时旁观者清,已经明白了:“印象主义集团,可能已经解体。”

渐渐地,莫奈与雷诺阿淡出了“印象派画家”这个群体。他们俩永远被历史记录为印象派大宗师,但在当时,他们决意退出这个圈子,与德加们分道扬镳了。

  

  后来,又一些年过去了。到 1880 年代起,德加的视力开始衰退,转向了雕塑与彩色蜡笔画。虽然还被列在印象派里头,但他的画,越来越不印象了。但莫奈却一直与光影为伴。

  

  1917 年,德加以 83 岁高龄逝世。同年,77 岁的莫奈在他著名的吉维尼花园,搞他那著名的大睡莲池画作。

  


  

  那时的莫奈,每天面对宽 183 公分、长 366 公分的超大画布,用大画笔做工,用淡紫和金绿打下基调,用极宽的笔锋来勾勒,偶尔也用细笔进行加工。那时距离他们初次展览,已过去四十多年;距离印象派分裂,也有三十多年了。

  

  莫奈,一个一生画户外光影风景的穷小子;德加,一个从小就能画芭蕾舞女与室内景的富家子弟。曾经是战友,曾经彼此指责,曾经认为彼此不再纯粹,不再忠于理想。

  


  

  他俩的争端,乍看像是艺术史永远的主题:造型 vs 色彩、画室 vs 户外、理性 vs 情感、永远不停求新的冒险家 vs 深思熟虑的古典青年。

  

  但根子里,他俩的确不是一个思维频道的。毕竟,一个是外省来巴黎的穷风景画家,一个是出身豪阔的大城市青年。前者的跃动与后者的细致,更像是各自人生经历中与生俱来的东西。

  


  

  但他们真的彼此反感吗?不知道。回到 1880 年代,在德加指责莫奈的岁月里,他自己比谁都关注莫奈。那时德加和莫奈已经半公开地不合,却会亲自跑去莫奈的展览,秉持他安静的性格,细看莫奈那华丽的的草稿,看得很认真。

  

  然后,竖起衣领,说一句:“真是令人佩服”。然后回头,走向别处。

阅读9291
下一篇:这是最后一篇
上一篇:这是第一篇